首页  »  欧美性图  »  新名侦探柯南3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小兰在我的搀扶下总算走到毛利事务所的门口,这时的她已经是香汗淋灕、

喘气若兰,身体趴在墙壁上,两脚不停的摩擦。我看着她空虚的眼神,红润的脸

颊,实在想把她强抓过来,好好的疼爱一下。

  这时小兰用她娇嫩的声音羞涩地对我说:「小南,拜托你把姐姐下面的开关

关掉一下好吗?等等在爸爸面前,我……我不想……想被他……他……看……看

出……」

  「是吗?可是小兰姐姐,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很会演戏吗?我就被你骗得团团

转,那时你下面还不是一样插了个东西,仍可以很正常的装出纯情的外表呀?」

  嘿!在上次的事件里我被她纯情的外表给骗了,还在我面前演出一场清纯的

自慰秀,害我沦落为组织的俘虏,还成为他们的试验品。虽说她是受到药物的控

制,但我心里对那次的事件还是有点疙瘩。

  「小南∼∼不要欺负姐姐,那次我……我……我也身不由己,是因为药物的

关系,而且……而且……那次……」

  看到她两泪青丝缓缓流下,和她那楚楚动人的面庞,我的心也软了。

  「洗一……小南……不,主人……我知道……我很对……对不起你……第一

……第一次又给那种人遭蹋了,没有奉献给你……可是……可是……我也身不由

己呀……」

  看着他轻轻的哭泣,我实在不忍再折磨她,毕竟她和我是青梅竹马长大的,

也是我最爱的女孩。

  「好吧!但今天晚上洗澡时要给我特别的服务。还有,今天晚上我要和你睡

喔!」

  由于我是寄住在小兰家,平常毛利叔叔也会在家里,因此我也不敢太乱来,

晚上大都睡在自己的房间。不过小孩子有小孩子的好处,向姐姐撒撒娇,偶尔要

姐姐帮我洗澡,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好的,没问题,只要洗一……不,小南满意就好了。」

  看着她哀怨的脸庞露出了欢喜的微笑,我实在按捺不住我那怜惜的心,朝她

嘴唇深吻了过去,在双舌的缠绕中,在唾液的交换里,我彷佛觉到我更得到她的

心。

  一丝唾液连接在我和她的嘴唇之间,她的脸露出了又兴奋、又感激的微笑,

这微笑在她红润的脸庞和晶莹的眼泪衬托之下,更有如雨后天晴的彩虹一般,更

显艳丽。我左手伸进口袋把那开关关掉,小兰用她的衣袖擦了一下眼泪后,缓缓

的站起,把她的身体向我身体靠来,我伸手往她裙里伸了进去,把她阳具向里一

按,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那晚上看你的服务了。」

  「没……没问题……主……不,小南……」

  我看着她那淫蕩的蜜水由她的内裤中渗透出来,流到大腿上,接着我们手牵

着手走了进去。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酒疯的笑身从门后响起。

  「爸爸,你怎幺又在上班时喝酒?还喝得这个样子。」小兰用平常的口吻责

备的说道。

  「那还用说,明天我就要去参加财政界最大的宴会了,凭我毛利小五狼的本

事,到时一定可以享誉政经两界,哈哈哈哈∼∼∼∼」

  我横着眼楮心想:到时没把脸丢到政经两界就不错了。

  「那你更要整理一下明天所要用到的资料,免得明天在宴会上出糗。」

  「你那是什幺语气!就跟你妈一样,凭我的本事,明天我怎幺会出糗呢?」

  「听说明天洋子也要来,还有一些明星。对了!听说首相阜东火扁也要出席

呢,上次在温泉旅社竟没踫见他,到时我若表现优异,说不定还会被入聘为首相

府资政,哈哈哈哈∼∼」

  我心想:若阜东火扁知道那天在旅馆你也在场,不把你灭口才怪。

  「铃铃铃铃∼∼」

  「喂∼∼毛利小五狼侦探事务所……什幺嘛!园子呀,放心吧,明天就看我

大放英姿吧,哈哈哈哈∼∼什幺?明天希望我提早到……要先和我商量恐吓信函

……好,我知道……要和小兰讲话,好,你等一下。」

  「小兰!电话,到房间里去接好了,不要在这打扰我的兴致。」

  「真是的!爸你就少喝一点吧。」

  「对了,顺便把这小鬼带走,免得打扰我,等等我要休息一下,没事不要把

我给叫醒。」

  「喔!我跟小兰姐姐在一起好了。」说着我手又伸到小兰屁股后面,隔着制

服往她屁眼狠狠的戳下去。只听小兰像吃了一惊似的,两只手急速的伸到后面,

「啊」的一声跳了起来。

  「怎幺啦?我说要睡一下,有什幺好吃惊的!」小五狼懒洋洋的说道。

  「没……没事,我只是想到园子还在等我呢。小……可南,我们走吧……」

  「嗯!」

  在离开的同时,我又打开了我口袋里的开关。说真的,虽然我被小兰在楼梯

口间楚楚可怜的表情给打动,但心里对没有在叔叔面前淩辱她,让她演场「假仙

秀」,实在有说不出的失望,起码在离开前,我要欣赏一下她受辱的表情。从她

牵着我的那只手中,我可以感觉她在颤抖,而她的两只脚也在发抖。

  接着小兰低着头,举步维艰的慢慢带着我走回她的房间,我看到她低下来的

头似乎有几滴眼泪在流下。

  在房门关上后,小兰略带哭泣的对我说:「小南,你好过份……不是说在爸

爸前面不要……」

  我一只手从大腿间伸了过去,把阳具往里一按,小兰「ㄚ」的一声,全身抖

了一下,不久透明的蜜液渗透了内裤,流到我手上来。

  「小兰姐你看,你的身体并不讨厌呀!」

  「可是……」

  我不等她说完,跳起来向她扑了过去,把她压在床上,向她拼命的深吻。由

于我身材比她矮小,当我吻她时,我骑坐在她胸部的下方,她那縴细的腰身,刚

好成为我磨擦下部的床垫。

  在我舌头的挑逗下,小兰的唇嘴也开始配合我的反应,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我右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嘴舌沿着她的脸颊慢慢移动,并吸吮眼泪,到达了她耳

根的后方。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小兰姐姐,不要哭了,赶快接电话,别让园子等太

久。」一边说,一边在她耳旁轻轻吐气。

  小兰并没有移动她的身体,只是右手伸出去拿了电话,打开开关:「喂!我

……我是小兰。」

  当然讲电话的途中我并没有停下我的双手,一只手在她秀发里不停穿梭,另

一只手则在小兰胸间不停地探索,我轻轻解开她胸前的钮扣,并伸到她背后,

解开她胸罩的绊锁。

  (喂!小兰,怎让我等的这幺久,不想跟我讲话呀。)

  「没有……对……对不起……我……我爸爸他……太罗嗦了……」

  这时她的制服与胸罩已被我解开,两颗胸已尽收我的眼底,我忍不住用我

的双唇去吸吮那已经隆起的乳头,享受那少女独有的体香。

  (对了,明天你会过来吧?我和灵子提起过了,她也很希望你能过来。)

  「是……是呀!我会过去……喔……可南也会去参加……嗯……嗯……」

  只见小兰眉头深锁,双眼紧闭,咬紧牙关好像在忍耐什幺似的,这种红润的

表情代表她已要高潮。后来我发觉我所骑坐的腰部也晃动了起来……原来小兰的

膝盖已翘了起来,两只大腿不停的夹紧摩擦……对了,我忘了把开关关掉。

  (那小鬼有没有来才没关系呢!对了,明天说不定有不少帅哥会到场喔!想

想看政府高干的子第,一定都是彬彬有礼,意气风发的大帅哥喔∼∼)

  (嘻……嘻……想想我就兴奋。)

  我转了个身,把小兰双腿抱起、擡高,屁股则坐在她胸部上,一只手把她内

裤向上拉起,细细观赏那淫贱的小穴。看着她那带有黄澄澄汙垢的内裤已经湿透

了,她虽不愿意我在叔叔及灵子面前捉弄她,但身体的反应却是如此的诚实。我

把电动阳具给拔了下来,一股脑儿向她阴部舔去,并轻轻的咬住她的阴核,在咬

下去的同时,我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阴部也喷出了水滴,嘴巴也发出性

感的叫声。

  (小兰,你怎幺了,怎幺怪叫了一声?)

  「没……没什幺……只……只是我已经……已经有了洗一……目前……目前

没有想要和别……的男孩交……交往……」

  这时小兰的另一只手伸到我的胸前,在我的身体上不断的抚摸,接着她伸到

我的下方,拉下我的拉炼,温柔的握住我的一根肉棒,帮我上下套弄。这只本是

练空手道、劈木板的手,如今却是我淫秽的工具,我两只手把她臀部抱住,让她

两脚朝天,大腿夹住我的头,继续吸吮小兰那甜美的甘露。

  (洗一那个小子,只是一个推理狂罢了,我劝你早早把他甩了吧!藉这机会

找个前途光明的政经大帅哥。)

  听到这句话生气的我,把我双手的无名指同时戳进了小兰的肛门之中,小兰

像是受了我的刺激,两只大腿把我的头紧紧夹住,连屁眼也缩紧了。

  「这小妮子,真的要教训一下!」

  我把她的腰放下,转过身来看她面部的表情,只见她双眼无神、两颊红润,

全身也冒出了冷汗,却不敢发出任何异声。我趴在她的身上,到她另一耳边说:

「想办法把她约出来。」

  之后我拿了小兰的枕头,垫在她的臀腰部,两根巨炮已準备适时进入,她像

似知道了我的意图,露出期待又会心的微笑。

  (小兰,明天饭店的警备森严,没邀请卡是进不去的,我要怎幺把邀请卡拿

给你?)

  小兰一向后面都比前面敏感,因此我抓住我下面的肉棒,先往她的后花庭抽

去。这时的小兰牙齿紧闭,轻轻的「嗯」的一声,全身开始颤抖了起来。当第一

根肉棒的龟头成功深入后,我也把第二根阳具往她的前穴送迎,到两个龟头都在

小兰体中之时,身体才向前一送,让我肉棒整根塞入。

  小兰像似得到了无限的满足与刺激,两腿用力伸直抽搐,连腰也弓了起来:

「那……那……那不然我……我们等……等约……约个地方见面吧……」

  我开始对小兰做出抽拉的运动,五浅一深、七浅一深……把小兰弄得心痒难

搔,她的不满可从她乞求的眼神和开始晃动的身体可以看出。

^^冰☆火♀岛(情色小说 用手键入网址 3个w点bhdao点com (半.*角)英文字符

  (好哇,好哇!顺便和你说说明天有哪些大人物会到,他们的子弟一定是风

度翩翩的公子。)

  这时的小兰为了让我的肉棒不停在又浅又深的挑逗她,双脚向内交叉,把我

屁股给夹紧,一只手则伸到自己的胸前,不停的挑动。

  「那……喔……喔……那就约……约在……」小兰这时看了我一眼,我轻轻

的对她说:「米花公园。」

  「那……那就……7:00……约在……喔……喔……米花公园好了。」

  这时我已不再对小兰进行挑逗,正面的给她快感与粗壮的迎击。小兰像似感

受到我的豪情攻击,两只无神的眼珠开始向上滚动,嘴角也流出了不少的唾液,

意识也开始走远,不久她前后穴一紧,身体开始抽搐,这是她身体高潮的前兆。

  (为什幺挑人这幺少的地方?嗯∼∼好吧,不过小兰,你是怎幺了?怎幺说

话断断续续,还有叫声,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什幺……喔……喔……我肚子不……嗯……不舒服……想……想

要……喔……喔……想要去厕所……喔……」说这句话的小兰,已经是上气不接

下气了。

  (噗∼∼(笑声)好吧,我们七点见,拜拜!)

  「嘎咂∼∼」小兰把话筒一丢,双手紧抱着我的头,身体也弯了起来,像似

要把我给包住。

  「哇∼∼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小南,你好过份∼∼我……我要来了……」

  我双手环抱住小兰,手掌也在她背后不停的抚摸,离七点还有1个小时,我

要慢慢的享受。

  「小兰姐姐,等等要请你做一件事,做得好,说不定等下还能再喂多你一次

喔!」

  「要我……我……要我做什幺事都可以……快……快射进来……小南……小

南……」

  小兰像似疯狂似的双手把我紧抱,舌嘴不停地在我头发中乱吻乱舔,并不停

地用她的胸部在我脸上摩擦。

  「呵呵!小兰姐姐好可爱喔∼∼我想请你……」

     ***    ***    ***    ***

  七点钟的米花公园,并没有太多的人在那活动,换过衣服的小兰在公园靠近

厕所的一张椅子上等待园子的来到。她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呆滞,嘴里一直露出诡

异的微笑。

  「小兰!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我没等多久。」

  「对了!这是你们的邀请卡。你知道明天有哪些人会来吗?」

  「园子,洗一有事想和您谈一下。」

  「那个推理狂呀!他会有什幺好事找我?前几个礼拜出现,后来又无缘无故

的失蹤,我看你也不要再理那笨蛋了,明天趁机找个对象。」

  「这样子挑拨我的小兰,园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从树下的阴影中走

出缓缓的说道。这时我是以高中生的身份和园子见面。

  园子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你躲在这偷听什幺呀?我是为小兰

好,像你这样动不动就消失,那你要女孩子怎幺办?也只有小兰会这幺傻。」

  我向园子慢慢的走近,说道:「她不是傻,她是服从。而且,她也很高兴这

样,不久你就会知道了。对不对呀小兰?」

  小兰走近园子,两只手轻轻由背后的搂住园子的肩  ,说道:「是呀!洗一

真的很棒。」

  「什幺跟什幺?小兰,我看你还是醒醒吧,这家伙简直……喔!你……你要

做什幺∼∼嗯……」

  不等园子说完,我已经抓住她的手臂强吻了下去。

  不知园子是受到这突然的惊吓而发呆,还是受到我的强吻而沈醉,她犹豫了

一下,等过了三、四秒钟,才惊醒地用力挣脱我和小兰的手臂。

  「你……你做什幺,怎幺可以在小兰面前……怎样可以对我……」园子红着

脸,生气的说道。

  「那小兰不在这就行罗?」

  「不是这个问题……你……你这个……变态……色狼……无耻……」

  看她歇斯底里的样子,似乎不会这幺简单地就被我驯服,我叫了一声:「小

兰!」小兰回身一拳,往园子的肚子打去,只见园子抱着肚子,双脚一软跪了下

去,并不时的发出呕吐的声音。

  「园子,抱歉!因为洗一想要尝尝你的味道。而且……嘻……我也是……」

  说着说着,小兰把园子的下巴擡高,向着她的樱唇吻了过去。两名妙龄美少

女,嘴角旁泛滥着口水,嘴舌不停的吸吮着。

  我一个大字形坐到了椅子上,叫道:「小兰,叫这铃木家的二小姐清洗一下

我的巨  。」

  「园子,听见没?洗一想要你帮他服务。」小兰在园子的耳边温柔着说着。

  园子流着眼泪,抱着肚子,一副痛苦表情说着:「小兰!你是不是疯了?怎

幺对这家伙……啊∼∼∼∼」

  小兰不等园子说完,一巴掌赏了过去:「园子,不可以称呼洗一主人作『家

伙』!」

  「你们两个疯了,我才不要跟你们一起疯!休想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园

子个性一向倔强,这时虽两眼夹杂着眼泪,却仍露出不受屈服的眼神。

  小兰再次一脚踢向她的肚子,并左右开弓不停的掌嘴。只听到园子「啊啊啊

啊」不断的惨叫,最后哭泣的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喔……喔……我听

话就是了。」

  「小兰,直接把她抓过来好了。」

  「是的!」小兰左手抓住园那头俏丽的短发,往我的方向给拖曳,直到我的

大腿之前才用力的把她向我身上一甩。

  「园子,你还是照做吧!别忘了小兰的空手道可是上段的ㄡ,先用你的嘴服

务一下我的巨  吧!」小兰一脚踩在园子的背上,使她的头能对着我的裤裆。

  园子用那倔强而又哭泣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拉开我的拉炼,

在拉炼解开的同时,两根巨  弹了出来。

  「怎……怎幺你……你有两……两只……」小兰的脚在园子的背上一踩,说

道:「废话少说,洗一主人等得不耐烦了。」

  园子红着脸,一只手握住我的巨  放在她的嘴前,眼里闪烁着恐惧的光茫。

小兰不让她有犹豫的机会,抓着园子的头向我的巨  压下,煞那间我下部传来一

阵温暖,一根巨  已经在园子的嘴吧里进出着,湿漉漉的感觉真好。由园子的动

作,我可以感觉她似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在园子服务的同时,小兰拿起了喷雾器,在她双手间喷洒药物°°那是灰原

所制作的快乐水喷雾器。接着小兰蹲了下去,抱住了园子的腰,双手伸进了园子

的衣服里,分别向园子的胸部与阴部涂抹。

  这时园子突然间吓了一跳,嘴巴差点咬到了我,并大声的叫道:「小兰,你

……你在干什幺?」

  小兰站了起来,一脚往园子的脸上踢去:「你竟然差点咬伤了洗一主人!」

  园子流着眼泪,倒在地上,身体不断的颤抖,但就我的经验可以看出这个颤

抖还包括她的性奋。

  小兰蹲下了身子,解下了园子身上的短裤,一只手伸进了园子内裤继续帮她

爱抚。园子像似感觉到一股电流的经过,身体僵硬而颤动了起来,嘴里也开始有

不清不楚的声音,在小兰的爱抚下,园子那件篮色花边内裤,已经被她的淫水所

沾湿了。

  「啊……啊……好痒……我的身体好热……小兰你……你给我……」

  「嘻嘻,园子,那只是一种让你认清自己的药罢了。」小兰对园子做了个深

深的长吻,温柔的对她说:「来,我们一起为洗一主人服务,我们一向是好朋友

嘛!」

  园子的心里虽有百般的不愿意,但她下体的麻痒却驱使她身体做出不同的反

应,园子流着眼泪,点了个头,和小兰一起爬了过来,一人含着一根肉棒舔了起

来。比起小兰,园子的口技可逊色多了。

  在舔的同时,小兰一只手伸到园子的后面,把一根指头往她屁眼刺入,园子

「喔」的一声吓了一跳,但不像第一次那样差点咬到我的下体。

  不久只见园子脸越来越红润,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我托着她的下巴把她头擡

起,她那倔强的眼神已为空洞所取代,嘴角旁流着蜜唾,胸部也随着她呼吸而起

伏。

  「拜托!我……我……我忍不住了……我……好痒……好热……好热……」

  「小兰,我看她差不多了,把她抱起吧!」

  小兰由后面把园子抱起,让她坐在我的身上,两个洞对準着我的两根巨  ,

但却不脱下她的内裤,让我两根巨  从内裤旁给她刺入。

  「等……等一下……拜……拜托……你……温柔点……我……我还是……个

……处女。」

  「喔!还真是想不到,处女还流这幺多水,说不定你是天生的淫蕩。」

  「不要!不要说这种话来汙辱我……不要汙辱我……我……我……」

  小兰双手放在园子的肩膀上,温柔的说:「放心吧,洗一一向很温柔。」说

完后双手用力往下一压,只听园子一声惨叫,身体倒向我的身上,头靠着我的脖

子不停的喘气,眼泪也决堤般的流了出来。

  「好痛……好痛……呜……呜……好痛喔!呜……小兰你……你……呜……

好过份……好过份……呜呜呜……啊!?洗一你不要动呀……啊……不要动……

啊……呜……」

  我不理会园子的反应,继续激烈的抖动我的身体,接着我双手把她的上衣向

上一翻,两颗用胸罩包裹的乳房已出现在我的面前。随着我的动作摆动,园子必

有娇嫩的声音回应,我从来就不知道园子也有这幺娇嫩的时候。

  我看着园子湿润的眼神,声音由痛苦转变为呻吟,过了不久她突然双手抱住

了我,身体也由我的摇动变成了她的主动。我右手抓住她的头,把她嘴向我的嘴

唇靠近,在接近的同时,园子的舌唇已向我吻了过来,并贪婪的吸食我的唾液。

  这时的小兰又从她口袋拿出了颗透明的药丸,放在自已的嘴吧里,以接吻的

方式喂园子吃了下去,那颗是更强列的春药--「超•快乐水胶囊」。

  吃了药的园子就像是具失了神般的做爱机器,除了抖动身体、流着口水,啥

话也不会说。

  「园子,我要站起来了,不想摔下去的话,最好抱紧我。」

  园子像似怕失去我的  ,双手双脚用力地环抱着我,随着我的站起,小兰也

从后面抱住了我,身体不停的在我背后摩擦。

  「园子,洗一主人怎幺样呀?」

  园子两眼模糊的说道:「喔……喔喔……好……好……喔……喔……好……

喔喔……」

  「喜不喜欢洗一主人呀?」

  「喜……喜喔喔……喔……喜……喜欢……喔……喔……我喜欢洗一……不

……喔……洗一主人……」

  「那就成为洗一主人的宠物好吗?」

  「宠……物……喔……喔……不!我怎……怎……幺……可以……啊∼∼」

  小兰用力拉扯园子的头发说道:「快发誓,不然有得你受了。」

  园子在性感的呻吟中,流下了两丝眼泪,说道:「我知道了……不要欺负我

……喔……洗一……不……喔……洗一主人……园……园子是……你的宠……喔

……物……请……请糟塌我……请蹂躏我……我是你的……啊……啊……我是你

的呀……啊啊……」

  「把……把我衣服脱掉……把我衣服脱掉……我要全身去感受你……我好热

……我……」

  我照着她的要求把她上衣及胸罩粗鲁的脱下,她像似要感受到我的存在,身

体紧紧的贴了过来,并不停地在我身体上磨擦。园子不愧是处女,她下体夹紧的

程度,足以让一个男人变成一只野兽。

  「喂!小兰,这可能会有人经过,我带园子到厕所里继续,你把衣服捡捡,

等下也一起过来。」

  我抱着园子的身体,边做爱边向厕所前进,每跨出一步,园子也叫了一声。

这种方式似乎更刺激了她,我感觉到她的洪水已泛滥得滴到地上,她的眼泪鼻涕

与口水也纷纷流到我肩膀上了。

  「啊……啊……好……好痛……好痛……啊……啊……好痛……好热……好

痛……喔……喔好热……好热……我……我……啊……啊……喔……喔……」

  「园子,你那真紧,我忍受不住了,我会满满的射进去的,你也成为我的女

人,为我生孩子吧……」

  「不……不要……射……射在外面……不……要……我……我……会怀孕的

……会……怀……孕……我……我……啊∼∼」

  在我走到厕所的同时,我已忍受不住那处女的紧缩,而向园子前后两洞的花

心狂射。这时的园子似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受孕的刺激,「啊」的一声惨叫,全身

僵硬且抽搐了起来。

  在我高潮退了以后,我双手一松,让园子跌落在那发臭的厕所地板。园子胸

脯起伏,两眼无神的躺在地板上喘气,看着混有血迹的精液,从她小穴及屁眼中

缓缓流出,我更可以确定那是货真价实的青春处女。

  「小兰,把她抓起来,教她怎幺处理善后。」

  小兰抓着园子的头发,把她靠向我的两根巨  。园子看着我的巨  发了一下

呆,接着就用她的嘴舌小心奕奕地帮我清理,两只手也温柔的帮我爱抚我两颗睪

丸,虽然她动作稍嫌生硬,但这触觉更刺激了男性的原始欲望。

  「园子,你怎幺变乖了?起来呀!」

  园子红着脸,骄涩涩的回答说:「你……你射在……我……里面,我已经是

你的了……而且我……我发过誓……要……要当你的宠物嘛……」她说完这句话

后,脸就像红得像要滴出来似的,真没想到平常活泼三八的园子,在破了处女后

竟是这幺的羞涩。

  小兰蹲下去抱住了园子:「园子,这样我们就成为真正的好朋友了。以后和

我一起服侍洗一主人吧!」

  园子红着脸点了点头,说道:「小兰,刚才你好过份喔!竟然这幺用力打我

……我……」

  「可是你不是也很高兴吗?」小兰微笑的对园子说道。

  园子像似被小兰的微笑给吸引,双双的接吻了起来。

  「喂!我突然间想小个便。园子,你把内裤也给脱了乾净,用嘴充当我的便

器吧!」

  「要……要……我……我做……喝……你的……」

  小兰安慰着园子说道:「园子,你做得到的,到时你会和我一样喜欢上主人

的一切……这样好了,主人,园子第一次不太习惯,我和园子一起享受好吗?」

  「真没办法,好吧!不过园子,你今天晚上就和我一起睡在小兰家吧……等

等打电话跟家里说一声。」

  园子面带羞涩的微笑,跪在地上回答:「是。」接着就和小兰一起把身上的

衣袜脱掉摺好。就这样两个妙龄的美少女赤裸地跪我的面前,我的两根巨  也就

朝着这两名美少女的脸上放尿。

  小兰趴在园子的背上,很自然的张开嘴舌,将射过来的尿往嘴里吞送;园子

则没经验的吞了一口就呕吐了出来。尿液则洒向她的头发及身体,也洒向小兰的

胸部,但可以看出园子在享受着我的尿水的浇淋。

  在我放完尿后,小兰熟练的过来把我两根肉棒清理乾净,园子看着地上残留

的尿水,迟疑了一下,就向地板上的尿水舔了过去。

  「小兰,帮我把衣服穿好,等等用水笼头把园子清理一下,穿好衣服就出来

吧。」

  我看到园子那沾着处女之血的篮色花边内裤,顺手把它捡了起来作为收藏,

走了出去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待两名美少女的出来。

  过了约五分钟,园子和小兰走了出来,我左右手一手一个的把她们搂过来,

园子一开始像触电般的抵抗了一下,但接着就像陶醉一般的往我身上靠来。

  「园子,你说本来想介绍那些帅哥给小兰呀……」

  「没有……没……有啦……对不起……是我不对,我……我只想告诉小兰明

天大……大概会有哪些人到啦……我……我……」

  我左手用力地捏着园子的胸脯说道:「你和小兰都是我的宠物,若再向其它

男的勾搭……嘿嘿……就请你滚蛋吧!」

  园子像似在享受我捏她胸脯的感觉般说道:「我……我已经是……你的……

了……我不会的……你……你射在我里面,我……我的……一切都……都是洗一

主人的……」

  「说的真好,那明天有哪些大人物要来呀?」说话的同时,我的双手也分别

在两名美少女身上不停地摸索。

  「有现今执政党几位官员,如木木菌雄,口口小莲,大马庸成和年底要选议

员的楼文嘉之介,萧吹美琴子等,听说首相阜东火扁也会到场。而锅民党的主席

连破先生和哮亿长先生也会和他们的官员一起出席。」

  我想起上次事件中阜东火扁曾说到,那两个高中女生是由阿成从扁裙工厂里

挑出的,还有煽动撕报纸事件,这位「阿成」该不会就是大马庸成?看来组织的

事,起码可从阜东火扁,大马庸成,以及楼文嘉之介身上打听到点东西。

  「那位萧吹美琴子就是上次和阜东火扁闹绯闻的那个,有没有听说赤树义交

要出席?」

  「是的,洗一主人。我没看到有赤树义交的名单,但台湾亲日派学者金媚淋

女士和漫画家小林夭寿郎好像也在受邀名单之列。」

  「那个军国主义份子……」

  「此外星党大老天王建炫会和他的女儿及他女儿的朋友一起出场,听说那位

朋友是知名的小堤琴音乐家。」

  「贡产党则由主席水工则明以及大理朋鸟做代表。氢民党的名单还不确定,

但其主席应当会来参加。」

  「那木子光辉和好伯庄会不会出席?」我疑惑的问道。

  「这两位大老不会出席,好伯庄由他的养女木子灵子代替他出席。」

  「……」

  「其它像是收到恐吓信函的企业家、财团及团体都有派代表参加,像日朔集

团的一士文场、日极电、畸美企业等……」

  「那你母亲认为是这恐吓信函是谁发出的?」

  「不清楚,上面只写着要我们汇入一个基金会的帐户,这也是明天希望小兰

的父亲早点到场的原因之一。」

  「还有其它原因?」

  「是的,信函上说在这宴会上将会有事发生……」

  难怪请得到这幺多党派大老,一来想藉此拉拢玲木集团,二来也表示自己党

派对此事之重视,或者是在宴会上恩威并济,要求其他企业的加入。

  我把园子的头搂向了我的脖子说道:「今天晚上和小兰睡在一起,我要再尝

尝你的小穴,顺便告诉你我身体的秘密,你和小兰就等着一起被我操了。」

  园子情意绵绵的吻着我的脖子说道:「我喜欢洗一主人了。」

  「园子,今天晚上我们就一起做洗一主人的性奴吧!」小兰说着,也由右边

过来吻着我的脖子,当和园子踫头时,两名美少女的舌头也纠缠了在一起。

  过了一会,我和小兰还有园子就一起回小兰的家里,而我的药效也到了,恢

复为小孩。在回家的途中灰原打了通电话给我,跟我说了一件重要的情报,园子

也打了通电话回她家。

  晚上洗澡及睡觉时,我也以小孩的身躯再次玩弄了这两名青春少女,小兰的

熟练、园子的羞涩,这两个女孩真是天生的好朋友。这个晚上我享受着无限的欢

乐,等待着明天的晚宴,一个政客的晚宴。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